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

行业动态

您的位置:金尊 >> 协会快讯 >> 行业动态  

激战城配“最后一公里”,任重而道远!

编辑:金尊国际最新网此登陆与采购杂志 | 发布时间:2018-3-22 | 访问人数:

随着人们生活、工作节奏的加快,消费者对商品流通速度的要求日益升级,这让同城配送在物流业中占得一席之地。2017年,交通运输部、公安部、商务部联合印发《关于组织开展城市绿色货运配送示范工程的通知》,提出将于2018年初开启城市绿色货运配送示范工程,计划至2020年底,力争在示范城市建成“集约、高效、绿色、智能”的城市货运配送服务体系。


现实中与其他配送形式不同,城市配送更多的是直面消费者、配送距离较短、对时间要求更为严格。“最后一公里”正成为考验市场博弈中的企业们物流体系是否完善的关键环节之一。


“得末端者,得天下”。以同城快递配送为例,根据相关数据统计显示,目前一个快递件从到达配送点开始到用户接收花费的时间大约5小时左右,占据了整个快递业务时长的45%,但运输的距离却不足整个运输距离的5%。“最后一公里耗费时间过长,效率低下已经成为导致快递延误的因素之一。这不仅大大降低了客户体验,也阻碍了企业甚至行业的发展。”一位长期奋战在一线的快递负责人对采访的本刊记者坦言。


国家邮政局局长马军胜对此表示,“最后一公里”正成为制约快递发展的“瓶颈”,应支持鼓励利用社会设施提供快递末端服务。


德邦轮值CEO韩永彦则分析认为,未来的竞争将是“最后一公里”的竞争。


具有前瞻眼光的企业于是纷纷瞄准城市配送市场尤其是“最后一公里”配送市场。根据IT桔子投融资数据显示,2017年以丰巢、UU跑腿、闪送、云鸟配送、唯捷城配等为代表的城配“最后一公里”、云仓等企业深受资本追捧;顺丰、三通一达、宅急送、全峰等快递企业更是全面部署、转型升级“最后一公里”配送,在运营模式、信息化运用等方面做出进一步尝试;与此同时,饿了么、美团外卖、百度外卖及众包物流的新达达、点我达、人人快递等也纷纷转型瞄准城配最后一公里......城配“最后一公里”这一仍有待深入挖掘的市场,正成为“必争之地”。


“城市配送‘最后一公里’之所以成为大家瞩目的焦点,离不开当下市场的需求。”业界专家对此分析认为,“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加快与人民日益增长的需求,小批量、多批次、多样化的配送需求日益旺盛,在此背景下,城市配送‘最后一公里’也日益被大众所需求。”


问题亟待解决

有研究预计,到2025年,我国将有220多个超百万人口的城市,到2030年,9.6亿人口将生活在大小城镇,有近10亿人的消费问题主要依靠城市物流来解决。“这既是挑战,更孕育着商机。”马云对此分析表示。


总体看,随着我国民众消费水平的日益提升,城市物流配送也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。来自国家邮政局的统计数字表明,2014年中国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140亿件,2015年完成206亿件,2016年完成312.8亿件,2017年完成400.6亿件,2018年或超500亿件......然而,与急速攀升的快件数量并不匹配的是城市配送的“最后一公里”难题尚未得到有效解决,尤其是末端服务的承受能力常为人们所诟病。配送难、配送贵的问题越发凸显。


“在城市配送中,‘最后一公里’可以说是最头疼的难题。如果配送不及时,用户的退货率就会相当高,满意度也会随之下降。”一位加盟天天便利店的负责人向本刊记者介绍。在他看来,影响“最后一公里”配送的难题如果得不到有效解决,将会影响企业的生死存亡。“我们不仅要保障配送安全,还要为‘最后一公里’配送争取更快的时间,只有这样我们才更有底气与对手竞争。”


“大部分城市都会限制货运车辆进城,所以配送车辆运行不仅面临着通行难、停靠难的问题,还面临收费多、罚款多等窘况,‘最后一公里’漫长而沉重。”北京一家配送物流企业的负责人向采访的本刊记者坦言,“不得不将货运车辆停在城外,将货品倒装到小型货车进城,物流配送的效率显著下降,成本却直线上升。”


“城市物流配送的问题概括起来有三难两多:通行难、停靠难、装卸难,收费多、罚款多。这些问题涉及的管理部门较多,协调难度也较大。”商务部流通发展司副巡视员王选庆对此表示。


不难看出,城市物流配送中“最后一公里”的矛盾已经成为普遍问题,单纯依靠企业或民众的力量实在难以根治,需要相关政府部门从整体上对症下药。“如果没有政府部门的支持,最后一公里的门槛依然难以跨越。”上述天天便利店负责人坦言。


寻求解决之道

为解决“最后一公里”的配送难题,各家企业都在尝试打破常规、创新思路,寻求合理的解决方法。事实上,在“最后一公里”配送方面,具有前瞻眼光的企业早已深度布局。


首当其冲的是电商企业。目前,快捷精准的物流服务对于京东、阿里、苏宁等这样的巨头电商来说已然不是什么难事。早在前几年,京东就先后推出了校园营业厅、地铁自提点和社区自提柜等新业务模式,布局“最后一公里”。与此同时,天猫也参与到“最后一公里”的建设中来,与多家高校达成合作,在高校设服务站,提供快件收发、自提等服务。


2017年,天猫更是宣布36个闪店仓正式在北京运营,借此可实现商品3公里范围内的1小时送达。同日,京东也宣布对“京准达”服务全面升级,将预约送达时间由2小时缩短至30分钟。不仅如此,以天猫超市闪店、京东到家、每日优鲜等为代表的电商,已经能将服务末端的“最后一公里”配送控制在30分钟~2小时之间,“消费者的时间需求基本可以得到满足,然而‘最后一公里’的配送并不意味着一味的追求时间极限,还应在优化资源、提升效率上下足功夫。”中国快递物流咨询网首席顾问徐勇对此分析表示。


除了电商,传统的快递企业也在不断寻找新的出路。其中顺丰就与便利店、物业、第三方开展合作,甚至还开起了便利店。目前,顺丰优选正以“快递+便利店”在全国跑马圈地,计划未来一年要达到4500家线下店,2~3年内建立上万家线下店。在业界专家看来,“这些便利店相对标准便利店要简单,更多承载的还是快递网点的功能,为顺丰‘最后一公里’配送提供更多便利。”


不同于顺丰的布局,中邮速递易则通过智能快递柜布局“最后一公里”。自2012年推出第一台智能快递柜,中邮速递易就不断深耕物流行业“最后一公里”,截止到2017年底,中邮速递易智能快递柜已经覆盖了220个城市,累计派送包裹总量达到14亿个。


尽管城市配送“最后一公里”已经引起业界广泛关注,甚至不乏领头企业已经先行实践,如先后有北京“城市100”、上海农工商等企业尝试依托门店开展“网订店取”,整合社区末端,拓展增值服务。与此同时,在电商、物流公司、代收类企业、快递柜企业之外,便利店等零售终端也开始主动参与进来,成为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。


目前,国内“最后一公里”的各种尝试,都还处在摸索状态,并没有形成成熟的模式,各种路径的探索在实施过程中依然存在不可忽视的问题和困难。“因地制宜,多种资源结合利用是较好的解决办法。”西南财经大学物流系主任梁志杰对此建议。


如何完善“最后一公里”配送服务,整合末端资源,任重而道远!

协会快讯

 

热点文章

 

金尊服务

 

会员风采